查看: 179|回复: 0

“羡慕嫉妒恨”的心理学分析

[复制链接]

“羡慕嫉妒恨”的心理学分析[复制链接]

强药师 发表于 2019-3-26 22:03:3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回复:  0 浏览:  179
“羡慕嫉妒恨”常常被我们挂在嘴边,从心理学上分析这是为什么呢?

作者:邓康
来源:精神分析佛洛依德

  生活中我们常常需要面对羡慕和嫉妒的情感,在这个情感下常常会有对羡慕嫉妒对象隐隐的恨意,希望他能出丑,觉得他徒有虚名,同时对他有所攻击,想要诋毁和中伤,一句“羡慕嫉妒恨”就把这些复杂情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

  羡慕和嫉妒毕竟在社会评价系统上是遭到驱逐的,我们习惯于压抑和否认自己有这方面的情感,然而,我们总免不了会陷入到这种情感中,也许,这就是人性。

  羡慕与嫉妒情感人皆有之,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表现方式上有钦佩型、矛盾型、攻击型、抑制攻击破坏型,不一而足。在这里,我其实更想探讨下一些在心理动力学意义上比较严重的羡慕和嫉妒情感。这种严重的羡慕嫉妒恨有关于自体的障碍,它来源于早年不良的养育环境,特别是母婴互动关系。人一出生到世上,甚至是还没有出生,就已经被父母期待和谈论,这就构成了对婴儿的象征之维,在这象征之维中婴儿承载着父母的欲望,在互动关系中逐渐建立自体。

  生命刚从母胎中分娩而出,就从含有羊水的温暖而黑暗的子宫中,经过产道的挤压,来到这个世界,外在世界一点点的微风,刚出生的婴儿就感觉像刀割一样刺痛,一点点的光就感觉像十个太阳般煎烤和刺眼,这成为了婴儿出生的原始创伤。刚出生时,婴儿体验到的外部世界是随时都要来毁灭他的,在出生的一个月内是处于孤独封闭的状态,体验到外部世界毁灭性的焦虑和死亡恐惧。当母亲的乳汁流进婴儿的嘴里,婴儿体验到一种充盈、圆满的幸福感,在幻想层面,他觉得跟母亲是融合共生的状态,他体验到的是自己无所不能的全能感。他感受到这个乳房是如此地完美,随时都可以过来喂养他,只要他一幻想,这个乳房就出现,他也认为自己是完美的婴儿。在这种原发自恋的状态下,没有我——你的区别,他想完全占有这给他完美感觉的乳房,在他饥饿时,他可以幻想乳房出现,当他感觉空虚、无聊时,情绪很焦虑时,他也幻想乳房出现能给予他乳汁和安慰,但是乳房没有及时出现,他就会对乳房有想要毁灭的攻击,因为在婴儿的幻想层面,他认为是乳房给予了他如此难受的体验,所以想要毁灭它,保存自体的存活。这种占有与毁灭的偏执分裂幻想成为了羡慕嫉妒情感的原型。

  分裂的死亡本能把其中一部分投射给“原始客体”乳房,通过这样的投射乳房变坏了,使婴儿产生了遭受迫害的焦虑,留存在自己身上的那部分死亡本能变成了针对迫害者的攻击性。自我也分裂生存本能,生存本能的一部分用于形成一个好的内部客体,一个“理想客体”,所以原始客体乳房被分裂成了一个“理想”的乳房和一个“迫害性”的乳房。为了保证自体的存活,婴儿会把“迫害”性乳房的意象投射给外部世界,因为这种“迫害”性乳房可能侵入自我并毁灭“理想”乳房甚至毁灭自我。在幻想层面上,婴儿能够内化稳定持续的好乳房,是有助于在乳房没有及时出现时,通过幻想乳房能抵抗饥饿所引起的毁灭性的焦虑感,而如果在往后发展中,不能整合对好乳房的占有和对迫害性乳房的攻击,成为精神病的根源。精神病人的头脑里会异化外部世界,他始终认为外部世界是一种异己甚至是充满迫害性的力量,比如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幻听、幻视,他真实感受到头脑中有一个声音命令他、评论他,或者头脑中被植入一个图像,错乱思维的结构。精神分裂症的迫害性妄想,认为别人都在监督着他,想要杀掉他,或者外部世界充满辐射,能随时杀掉他。精神病人的世界类似于婴儿偏执分裂的幻想世界。

  自体障碍边缘式的病人,感受的羡慕与嫉妒情感的迫害性妄想异于常人,他们不能内化一个稳定而持续的好乳房意象,因此情绪的抱持能力是非常缺失的,明显表现为情绪持久的自控不良,在情绪极度低落时,会出现短暂的自体崩塌和人格解体。他们在关系中对分离与抛弃异常敏感,甚至以自杀威胁挽回关系,这是因为他们心中好乳房的意象如此缺乏,没有办法通过好乳房安抚自己。他们对羡慕与嫉妒更为敏感,当看到别人优越于自己,勾起了心中好乳房的缺乏感,体验到内在深刻的匮乏感,为了防御这种如此绝望的感觉,他们会投射给被羡慕者,认为是被羡慕者的存在对自己构成了威胁,对被羡慕者进行持久性的攻击。或者以一种近乎分裂的方式隔断跟被羡慕者的关系,否认被羡慕者的存在,否认被羡慕者的成就,以一种疏远甚至是逃离的方式驱逐充满迫害性的“坏乳房”。这种驱逐甚至有时候上升到行动层面,直接出手诉诸暴力,要打掉这个给自己带来想要攻击自己的“坏乳房”——被羡慕者。然而,他们也是充满幻想的,觉得自己拥有优越于被羡慕者的完美的才华,这种幻想是为了占有并内射,从而使自己成为理想的“乳房”,这是一种通过幻想确立主体的方式。总的来说,面对羡慕嫉妒情感,边缘式的病人更多使用投射、否认的方式来保存自己,同时对被羡慕者的恨意更加明显和直接,以持续高强度的驱逐、攻击来面对被羡慕者,或者通过幻想自身完美才华来“抹杀”被羡慕者的存在,这是一种确立主体的幻想策略。

  我们回到婴儿的幻想世界。现实层面上,母亲不一定每一次都能及时回应婴儿的需要,这种适当的挫折是有助于婴儿逐步建立自体与客体之间的界限,从而逐渐确立自体,走出偏执分裂的幻想。但过度的挫折就会让婴儿经常处在一个毫无回应的情境下,婴儿无所不能的全能感幻想遭到破灭,全能自体面临崩塌,出现对无回应情境下的暴怒。暴怒能击毁全能夸大自体,婴儿在维持夸大自体和暴怒崩塌中,耗尽了统整自体的能量。

  这种自体障碍形成的动力过程,会让婴儿发展出理想化父母来维持原始完美和全能感。

  从某种层面上来讲,自体障碍的自恋式病人很少体验到羡慕与嫉妒的情感,因为他们生活唯一的使命就是表现得足够优秀,以维持原始完美和全能感。他们也很容易理想化他人,认为他人是完美无瑕的,但这种理想化也是他们维持原始完美和全能感的孪生策略,就像是“我觉得你是完美的,我和你是那么亲近,所以我也是完美的。”但是他们真的没有羡慕与嫉妒吗?我们知道,羡慕嫉妒来源于自我价值感低和匮乏感,而自体障碍的病人恰恰是经常体验到匮乏感的,因为他们早年在缺少回应和缺乏母亲镜映的情境下成长起来的,自体是弥散而不牢固的,没有凝聚性自体和无实在感,他们往往感觉到在不断寻求完美和全能感的驱力的底下是空无一物的,就像电影《阿飞正传》所形容“无脚的鸟,只能不停地飞。”

  自恋式的羡慕嫉妒是希望引起别人的羡慕嫉妒来填充内在的匮乏感,将他人对自己的羡慕嫉妒内射到自体,从而成功地防御掉了由于体验到自己羡慕嫉妒他人所产生的强烈的空虚感和毁灭性的羞耻感。他们总是特别擅长于引起他人的钦佩或羡慕,是“不同寻常”的人,他们的父母出于自恋平衡的强烈需要,把他们塑造成了不同寻常的人,永远地把孩子看成不同寻常的人而为此高兴。为了得到爱,他们必须不断地获得特别的成绩或表现出特别的外观,他们所缺乏的正是彻底地被接受和被爱的感觉。他们是羡慕者和被羡慕者相互转换的,他人的成就会让他们对自己的不同寻常之处产生质疑,他们会问他人的成就是否属实,不断进行确认,并在其中更加变本加厉地显耀自己的不同寻常之处。他们常常在人群中自我表现和自我欣赏,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感到受到了贬损,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脚跟不稳,只有在自己不同寻常的时候才能受到尊敬。他们其实非常饥渴,想要得到温暖、肯定和关注,但这一切他们又只能贬损,不能接受,直到自大妄想再也支撑不住的时候,他们往往就会出现抑郁性的崩溃和持久的空虚感。

  不管是分裂式、边缘式还是自恋式,我统称为自体障碍,因为这都涉及主体实在性和自我认同感的缺失。三者体验的羡慕嫉妒情感对他们来讲有着更深的威胁性,所有的症状都是为了在潜意识层面颠覆他人对主体的威胁性,而令人感到难过的是,三者的主体却是紊乱而被错构的,在这错位的追寻下书写着症状,而症状却远远不是真实的主体本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
QQ